博泽中国财经网-宏观经济网站

日本职业联盟公布J联赛球队年报 迅速引发球迷热议 为什么中超球队差距如此明显?

2020-08-02 15:54:06

周末日本职业联赛举行得如火如荼,由于竞彩的推广,以及黄金时段作赛,越来越多的中国球迷对于日本职业联赛球队越来越熟悉。常年征战亚冠的浦和红钻,大阪钢巴、川崎前锋和鹿岛鹿角等,不少球迷已经是津津乐道,甚至对于球队球员等都了如指掌。

哪怕部门球队长年不在国际赛场露脸,也因着联赛流传力而不停被外界所熟悉。横滨水手、东京FC、大阪樱花、神户胜利船、柏太阳神、清水鼓舞等等,这些球队逐步地也被海内和外洋球迷所熟悉。而且令人羡慕的是日本职业联赛球队往往不容易破产,其距离百年俱乐部目的似乎是越来越近了。

究其原因,一方面日本足协有着久远的眼光,日本10年计划,百年梦想纲要等,成为指导日本足球的短期和恒久指引。从足协向导到俱乐部,无不遵循相应生长要求。日本职业联赛是亚洲职业化举行得最为彻底的,首先体现在球队早早就实现了中性化目的,球队名称不会因为俱乐部赞助商的更替而名称有所改变,这样一来,球队的名称可以保持稳定,而且随着时间生长,逐渐发生的品牌效应也越来越大,俱乐部的无形资产也大幅提升。

其越日本足协对于俱乐部的财政康健有着严格苛刻的要求。日职联有明文划定,一支球队如果一连三年处在亏损状态,将强制实施降级。因这天本职业联赛球队往往不会轻易大撒金元,而是有的放矢。固然我们也看到了近年不少日本俱乐部在引进大牌球星方面尽心尽力。伊涅斯塔、托雷斯、桑佩尔、维尔马伦、朗格拉克等,这些球员加盟球队不少是奔着高薪而来,但有不少球星将日本联赛作为养老院,俱乐部的目的和生长计划等也对这些大牌球员有着莫大的吸引力。所以这些球员有不少资薪并不高。

再越日本职业同盟对于联赛赞助等收入支出透明,各支球队根据电视转播和联赛排名等,纷纷获得应有的收入。首先J联赛的转播分成公然透明,例如DAZN支付的转播用度高达670亿日元,这些利益将直达球队。2019财年川崎前锋分得17.92亿转播分成,作为2018赛季J1冠军,川崎前锋依靠各项附加盈利和有控制的投入坐稳净利润第一宝座。

2017年,日本三级联赛打包卖给转播商DAZN,价钱是10年2100亿(约合123亿人民币)。这笔天价收入也使得各支球队的收入大幅提升。不少球队开始了生长的另类计划。神户胜利船无疑是最典型和最乐成的。从日本职业联赛年报来看,神户胜利船在2019财年取得114亿日元营收,是J联赛唯一收入超百亿球队,要知道所有整个J1总收入也只有826亿而已。不外神户胜利船究竟坐拥伊涅斯塔、维尔马伦等球星,人为支出不行小觑。如果盘算净利润,那么神户(2.43亿)只能排到第二,第一是老牌权门川崎前锋,川崎在2019财年净利润高达5.62亿,

鸟栖沙岩曾希望追随神户胜利船的生长轨迹,有样学样。在2018年夏天咬牙签下西班牙金童托雷斯。此外,鸟栖还招募了鹿岛当家射手金崎梦生、卡利亚里前锋伊瓦尔沃等,方法很简朴——开出天价人为。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托雷斯的到来并未带给球队结果的提升,球队却在竞技层面原地踏步,托雷斯状态糟糕不久宣布退役,手握1.5亿年薪的金崎梦生也魔力不再。球队只管一时之间赞助费有所增长,但并不显着。

从深条理原因来比对两支球队,神户胜利船扎根阪神商圈,拥有川崎重工这样的强力赞助商,而鸟栖吸引到的当地赞助商却个个经济实力有限。于是恶性循环,投入和回报不成正比,鸟栖的财政状况开始连续恶化,如今一连2年亏损,鸟栖的J1资格也变得岌岌可危。

固然所有的日本职业联赛球队履历了长时间的生长和掘客,已经成为当地的一块招牌。球队也深入各地球迷当中。球迷对于球队的支持也是资助各队挺过难关的重要因素,联赛因疫情空场,但多数持有季票的球迷都放弃退票,他们将此视为“日常捐助”。而俱乐部方面也可以直接向球迷提倡众筹以解决财政危机,好比上个月浦和红钻就宣布对外召募1亿日元用作疫情期间的运营资金。

从各方面来看,日本J联赛球队的财政情况相对康健,因此在面临短期财政危机时他们的抗风险能力更稳定。再与中超球队来横向比力,可以断言,中超球队天生赔钱。一旦中超球队背后的金主玩不转,将直接影响俱乐部运营,甚至直接导致俱乐部破产。这点我们在天津权健、梅州华南虎等身上可以看到。

由此可见,日本职业联赛确实走在中超前面,日本职业联赛球队的生长也远比中超球队要来得康健。中超职业化之路依旧漫漫,中超生长依旧需要时间,期待我们中超有逾越日职的一天,那样成为世界第6联赛才是名副其实的。

注: 本文所引用图片仅作评论、学习等非商业用途,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标签:[db:tags]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