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泽中国财经网-宏观经济网站

有钱人花1.35亿,终于把屋子装出了1350块的效果

2020-08-26 20:49:38

富人却追捧赤贫风

你肯定很难想象,买得起450平复式江景房的人,在装修上,会只花4500元。

要不是买房花光了全部积贮,也不至于寒碜到没钱装修,最后只能花4500元,随便买点家具家电装扮一下。

有网友评论,“这不是工业风,也不是堆栈风,而是叙利亚风。”

可不要小看叙利亚风(也称“赤贫风”),它可是2020年最顶级装修气势派头,堪称极简主义的最高形式——毛坯什么样,装修完的屋子就什么样。

关键是,这种到处流露着贫困潦倒、一贫如洗既视感的装修气势派头,只有有钱人才玩得起。

“赤贫风”代言人卡戴珊有一处别墅,2000万美元入手,2000万美元装修。

2000万美元是什么观点?折合成人民币也就1.35亿吧,装修都能花这么多钱,真·贫穷限制了我的想象力。

那么,卡戴珊家1.35亿的装修究竟是什么样呢?

放眼望去,简约拱形门下的走廊空空荡荡,米白基调下的光影和留白都恰到利益,有种要去逛美术馆的感受,只是不见任何陈列的作品。

偌大的客厅,家具少得可怜,但险些都是拍卖或定制的艺术品,价值不菲。高级感有了,却丝毫没有生活气息,整个家显得过于冷清和空旷,连卡戴珊自己也说,这里就像个小型修道院。

卡戴珊豪宅的装修设计师Axel Vervoordt曾经这样评价自己装修过的屋子,“它看起来又破又穷,但其实成本造价很高。”

不得不说,有钱人真会玩。我们这些穷人,都想要看起来很贵但实际很自制的,好比这种富贵气质扑面而来的洗手盆。

但Axel给卡戴珊设计的家,花了这么多钱,洗手台就长这样:

也就是说,当我们竭尽全力炫富之时,有钱人正在竭尽全力“炫穷”……

不仅卡戴珊,如今不少有钱人家里,都是这种我们穷人看不懂的赤贫风。好比俄罗斯网球运发动莎拉波娃的豪宅,赤贫中带着工业风的原味。

推门进入室内,毛坯房气质扑面而来,简约的青灰色地板,朴实的水泥墙面,在这样“贫无立锥”的空间里,再放置上几件“残缺”家具,才气真正打造出“一贫如洗”的效果来。

CK品牌首创人、全球顶尖设计师Calvin Klein的家里,也是这样的气势派头。木质的茶几看起来有些年头了,桌上的瓶瓶罐罐就像是刚从土里挖出来,老旧的衣柜好像从中国古代穿越已往的。

纽约顶级旅店Greenwich Hotel,赤贫风的阁楼套房里,年久失修的地板、看似未经雕琢的水泥墙面和经年的门板做成的茶几,住一晚9.6万人民币。

真是寥寂空虚冷啊……

就这,还订不上!有钱人的快乐,真是朴实无华,且枯燥啊……

有钱人才玩得起“赤贫风”

说到“赤贫风”,不少人笑了——有钱人心心念念的装修气势派头,我们早就有了呀!

在百度隐居吧里,就有不少人晒出了真赤贫的屋子。

@森林里来的灰女人 告退回家过上了隐居生活,逃离大都会不在格子间做社畜,拥有睡到自然醒的自由和一人独享的办公室,在古旧的红木桌椅上办公,累了,就把后背倚靠在旁边的竹藤编椅上放松,桌子一角的风扇足以慰风尘。

生活就像一盒巧克力,充满惊喜和未知,你永远不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或许你没有背单词时,阿拉斯加的鲤鱼跃出水面;你没有算数学时,太平洋彼岸的海鸥振翅略过都会上空;可是你剪视频时,房梁上一条毛毛虫从天而降落在你的鼠标垫上。

这个木桩,加上一些手工镌刻,放在2000万美元的别墅里,不失为一件艺术品。但在未加修饰的寒酸房间里,最多只能成为一个板凳。

@大傻天叔 在珠三角做生意多年后,想要过隐居的田园生活。经由很长一段时间的自驾寻觅,最终找到一处归隐之地。

签了条约,决议翻新墙面地面,未翻修之前,常年积灰的木地板看起来摇摇欲坠,石块砌成的墙面保持了最原始的粗粝,到处流露着贫穷的味道。

赤贫该有赤贫的样子,嗯,就是这个样子。四面走灰,八面漏风,没准下个雨还能用盆接水。

要是你真心以为“赤贫风”就是有钱人的智商税,那么只能说,贫穷限制了你的想象力。赤贫风虽然看似毛坯,却比毛坯多了些许精致;看起来崎岖潦倒,实则有着经心打造出的格调——简朴说,就是花大把的钱,伪造出极致的贫穷。

好比莎拉波娃家,一张1960年月的法式木椅,旁边是由一面日式大门革新而成的桌面,木头粗拙的纹理中无不散发着岁月的痕迹。看似残败不堪,却件件都是艺术品。

莎拉波娃说,原本还担忧家中的艺术品会不适合这些墙壁,但事实上水泥墙自己就像一件庞大的艺术品。

我怎么以为,因为墙壁旁艺术品的加持,才使这面墙成为艺术品的?这面墙,在别人家是艺术品,在我家,它就是一面寒酸的又破又旧的墙。

时尚的本质是“阶级性”

“赤贫风”听着寒酸,但它另有个高级的名字:“侘寂风”。“侘寂”两字原本出自中国禅学,指一种寒、贫、出世离群的生活方式;后与日本文化联合,在日本茶道文化中发扬光大,主张越是残缺有裂痕、经由修复的茶碗越受追捧。

卡戴珊豪宅的装修设计师Axel Vervoordt,被称为“西方最明白Wabi-sabi(侘寂)之美的人”,在中国禅宗美学中获取了无数的灵感。

▲Axel Vervoordt的家

大师自己的家就是这样,家具很少,但地上摆的都是货真价实的骨董,墙上挂的也都是价值千金的画作。

赤贫风往往以缺陷、差池称为美,经常用残缺的古老雕塑、差池称的原木横梁、枯萎的残花败柳等来装点屋子。马未都在博客里写道“病态美站在审美金字塔顶端”,就是这个原理,越是残缺、枯槁,越是被认为美。

此外,室内面积要足够大,要有足够多的留白,让房间发生“空空如也”的感受。好比把130寸的大电视藏起来,以使室内更显空旷。

不仅是室内装修,在穿着妆扮上,有钱人似乎也在尽心尽力地向“穷人“的审美靠拢。好比今年巴黎世家推出的七夕限定系列,被网友吐槽像中国90年月乡村影楼风。

而此前,LV这样的大牌还推出过亮瞎人眼的“蛇皮袋”。

除了制造话题之外,大牌的这些玩法,还可以用经济学上“涓滴理论”来解释:

果壳网写道:“由于中层在不停模拟顶层的时尚品味,顶层也需要努力制造与中层的差异。100年来,处于顶层的人们发现了新的捷径——他们直接绕过社会中层,将社会底层的时尚元素‘采取’过来,再贴上底层买不起的元素Logo。”

▲左为巴黎世家曾推出的挎包,售价26000元;右为LV中国定制款

巴黎世家再土,贴上Logo,就在穷人和巴黎世家之间铸起了一道护城河。赤贫风看起来寒酸,装修要花费的重金,也划清了穷人和有钱人的楚河汉界。

这再次印证了齐美尔在《时尚的哲学》里说的这句话——时尚的本质是阶级性。

根据这个理论,网友们发现,海绵宝宝的好朋侪派大星的家也是赤贫风,由此可以推断,派大星是比基尼海滩最富有的人!

- END -

  

标签:买房 房地产公司 楼市 房价 开发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