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泽中国财经网-宏观经济网站

“OPEC+”史上最大减产,油价不为所动

2020-01-07 01:00:57

有过被迫断供,又来主动减产。

克日,使出“满身解数”的OPEC+组织(欧佩克和到场减产的非欧佩克国家)再次宣布新的减产摆设,计划减产数量将到达全球石油总产量的2%以上。然而,在这场有史以来最大的自愿减产行动下,国际油价却波涛不惊。这令将目的油价瞄准60美元上方的OPEC+组织,颇为尴尬。

油价成为“扶不起的阿斗”,原因究竟是什么?

1

油价反映平平

由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和俄罗斯等产油国组成的OPEC+组织,告竣了新的减产协议。

据中信期货原油分析师桂晨曦对《国际金融报》记者透露,12月6日,在奥地利维也纳举行了为期两天的减产集会后,OPEC+组织决议,2020年3月底前,将把原120万桶/天的减产幅度,提高到170万桶/天。

令人意外的是,沙特能源大臣阿卜杜勒·阿齐兹还表现,将在OPEC+告竣一致的减产基础上进一步大幅下调产量,将在减产配额的基础上再减产40万桶/天,这意味着OPEC+的总减产量到达天天210万桶,按可连续性权衡,沙特的产量将是该国2014年以来最低水平。而若是OPEC+最终的事实减产量达210万桶/天,这相当于现在全球原油总需求的2.1%。

只管沙特的再减产决议令人意外,可是从原油市场体现来看,油价反映平平,小幅上升后再次下跌。

12月9日,上海原油期货价钱上涨。主力合约SC2001以467.9元/桶收盘,上涨9.7元,涨幅为2.12%,创近八周新高至469.5元/桶。很快,随着市场充实消化这一利好消息,油价回吐了部门涨幅。

油价的体现令努力减产的OPEC+组织颇为尴尬。事实上,由于全球经济疲软进一步影响到了原油的需求增长预期,OPEC和EIA等机构组织多次下调2019年和2020年的原油需求增长预期。而OPEC+以外的国家,诸如美国、巴西等国正在全力增产,这有可能加剧2020年头的供应过剩现象。

2

美油库存意外激增

在减产消息刚刚平息后,12月11日,美国能源信息署(EIA)数据再次带来了新的意外。

凭据美国能源信息署(EIA)数据显示,原油库存意外增加,汽油和馏分油库存也大幅增加。停止12月6日当周,美国原油库存增加82.2万桶,至4.479亿桶,较五年同期平均水平横跨约4%;炼厂产能使用率上周下降1.3个百分点,至总产能的90.6%;EIA数据显示,美国灵活车汽油日消费量降至880万桶,为2月以来最低。

已往10年,美国石油产量激增,从天天680万桶增加到天天1750万桶,成为世界第一大石油产量大国,给全球原油市场增加了近1100万桶,而美国原油入口量也比2008年峰值时的逐日560万桶下降了75%,这都完全改变了全球石油订价的态势。由于美国页岩油生产的繁荣,原油价钱在2014年年中开始暴跌。如今,WTI每桶55美元的价钱仍是2014年头石油泡沫破裂前的一半左右。

回看2019年,全球石油供应侧体现为显着的“一增一减”的博弈,OPEC+仍维持了较高水平的减产,特别是沙特带头负担了减产任务,而美国原油产量到达历史新高。凭据美国能源信息署(EIA)的数据,现在美国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石油生产国,2019年的原油产量将到达1230万桶/天,高于2018年的1100万桶/天。

从国际能源署(IEA)宣布最新月度原油市场陈诉来看,IEA将2019年原油需求增长预期下调至100万桶/日,2020年原油需求增长预期下调至120万桶/日,均与此前持平。此外,月报还显示,经合组织(OECD)2019年原油需求将下降75万桶/日,为2014年以来第一次下降。IEA强调,纵然OPEC全面实施新宣布的减产计划,明年全球石油市场仍将面临过剩。

3

油价迎接隆冬还是暖春

五矿经易期货期货原油分析师黄秀仕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现,OPEC+减产的政策基本在市场预期之内,可是减产规模有所扩大,对市场仍然有一定影响,油价在此阶段也有所上升。向来减产政策实施都对原油市场颇具影响力,可是这种影响是较为恒久的,如2016年底的减产则导致了2017年的原油牛市。

所以,黄秀仕称“2020年原油市场还是值得关注的。短期来看,中美原油需求都十分强劲,美国由于冬季取暖季到来,原油消费显着苏醒,中国则因为大量大炼化项目投产,导致原油加工需求连续提升,因此迩来整个需求端都在回暖。”

黄秀仕认为,未来重点关注美国页岩油产量的情况,现在美国已经是头号产油国,页岩油导致全球供应增长,可是由于美国各油企近一年来不停削减资本开支,因此原油钻机数量锐减,这将导致页岩油产量将会有所放缓。

桂晨曦透露到,早期投资大量依赖垃圾债刊行,是推动产量增长的重要因素。增产导向型生长使多数中小油企现金流连续为负,实际盈利能力不佳。自2018年投资者回报要求增加使融资难度加大,虽油价维持,但垃圾债刊行窗口关闭,使资本开支下降钻探运动放缓。后期,融资成本低以及资产疏散度高的大型石油公司优势或将越发显着。2019年资本开支平均降幅达两位数,2020年或将继续下降。

国信期货能化研究员范春华向本报记者透露,供应端来看,OPEC+继续减产,非OPEC国家增产,美国有望由原油净入口国转变为净出口国,而OPEC成员海内部泛起分化。需求端来看,恒久来说,原油在能源消费结构中占比逐渐下降,且全球原油需求峰值拐点即将到来;短期来说,OECD原油需求下降,非OECD原油需求增速放缓;全球经济下行配景下,原油需求偏弱。对于2020年原油行情,OPEC国家的财政收支平衡及美国页岩油的开采成本决议了价钱下限,潜在产能的释放压制了价钱的上限,同时金融属性及地缘政治溢价提高了价钱上涨弹性。

值得注意的是,美国页岩油产量的黄金时代恐将已往。

黄秀仕认为,页岩油革命确实改变了美国整个能源格式,美国逐步实现了能源自足。可是由于恒久低油价刺激,近一年来已经有大量的美国油企蒙受不知低油价导致的营收下降利润下滑,因此纷纷削减开支,导致原油钻机数量锐减。在这样的配景下,预计明年开始页岩油发作增长的情形将很难重现。

记者 李岚君

  

标签:国际油价 石油输出国组织 原油 石油公司 美国能源信息署 原油市场

相关阅读